欧气照耀

解放仍有两年半

【荒连】不甜饼

    他们的瞳孔中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太阳的光辉了,在浓雾中刺入一缕曦光,把黑夜都划破了。一目连转头看向身边的荒,对方同样也因不适感眯起眼睛,却始终没有移开视线。用力看着那点阳光变得越来越耀眼。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是在这样美丽的光芒下遇见,相爱的,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忘掉了这样的光辉。

    “现在还能退回去哦。”一目连苦笑着,冒出这样一句破坏气氛的话来,引得荒看向他,爱人不老的年轻面孔因为染上点点暖色而显得有生气,仿佛他的皮肤还有温度一般。荒忍不住触摸上去,指尖还是白瓷一般冰凉。

    “我爱你,连,永远都爱。”
    他捧住一目连的脸,低下头轻轻的吻他嘴唇,对方张开口邀请他,他便顺着探进去吮吸,搅动,交换彼此的唾液,两人舌尖分离时扯出一道银线。

     一目连的衣服被他弄皱,衬衣的第一颗扣子被他顺手解开,嘴角到下巴都还有刚才荒唐的痕迹。他应该会因此害羞,脸颊飘上红晕,还会蔓延到耳朵上去。但是现在,两人都是,惨白惨白的颜色。
    他们一起意识到了这点同往日不一样的变化,一起扯出个心照不宣的微笑,荒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选了个角度打开,里面放置着两尾戒指,正好反射太阳的光。
   
    “我把太阳送给你了。”荒说着,好像很高兴,带着点激动把小一点的那个拿出来,稳稳的给一目连戴上,在对方手指上有一个小小的亮光了,他虔诚的吻下去,一目连能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液体滴在手上。

   “我也会送给你,我最爱的。”一目连也学着荒的样子,将戒指给他戴上,一样的有点激动,高兴又悲伤的看着靠无机质借来的光芒,那点看起来很暖和的东西不管怎么去触摸感受,都还是冷的。

   他们都冷得太久了。

   戒指被好好的交换了,牢牢戴在无名指上,怎么也不会掉下来,荒和一目连的手扣在一起,十指交叉,荒大一点的手掌贴住一目连的,两人互相看着,眼里都带着泪水,泪水也因蔓延得越来越多的阳光闪亮起来。

   最初的微光变得金黄,把黑暗都驱逐了,温暖的界限延到距他们两三米处,被照射的所有东西看起来都是温暖的。他们最后一次亲吻对方的脸,感受冰冷的温度,然后一起往外面走了出去。

   只剩两尾戒指落在地面。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