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a

慢慢挖坑

摸鱼(1)

不走心的小片段,ooc有

   “勇利?”维克托没有听见青年软糯的回答,转了个身面相陷入沉睡的人。向后撩起的刘海早已散落,在暗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稚气。耳尖红红的,半张脸陷入枕头,一点都不像是二十四五的成年男性。

    维克托又挪近了点,一只手揽过睡得迷茫的勇利,两个人靠在一起,呼出的气息洒在对方的脸上,黑与银白的发稍交杂相错,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和谐。
    
    关掉房间唯一的光源,夜的静谧笼罩了一切
    
    好痒,有什么东西在挠自己。

    勇利晃晃头,使劲睁开眼睛,银白的头发末梢在鼻子上作乱,维克托的脸近在咫尺。太近了,连长长的睫毛都能被数出来。他是上帝的宠儿,几乎所有人都会为他的容颜感到或多或少的惊艳,陷入那双海水般澄澈透蓝的眼睛。滑冰界里没有人不喜欢他,不向往他,他的每一场演出都能使世界疯狂。

    他是世界的维克托,但他现在属于我。

    这样的认知让勇利忍不住扬起嘴角。我可以看见他们看不见的维克托的另一面,可以和他共同生活,可以和他牵手,拥抱,接吻甚至做爱。

   “维克托…”勇利双手抚上维克托的脸,缓慢的凑过去,额头,鼻尖,都紧贴在一起,“…最喜欢维克托了。”舌尖舔上他柔软的唇,描绘出对方完美的唇线,唾液给它蒙上一层水光。

   “唔…” 轻而易举的撬开维克托的牙齿,勇利轻舔着他的上颚,在他的口腔里四处点火。两人舌头纠缠,唾液融合在一起。“维恰…”勇利抬起头换气,嘴角溢出的唾液顺着下巴留下。

  “明明是维恰被我吻,可是为什么还是我更加狼狈?”勇利小小的懊恼着。每一次与维克托的接吻都能使自己意乱情迷,对方轻微的触碰都能引起颤栗,天知道他是多想骂维克托一句流氓,却又怕被变本加厉的“惩罚”。不管哪一次,首先败阵的永远都是勇利,哪怕是维克托做错了,只要撒撒娇,勇利也会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
   
   世界上无数人爱维克托,却又有几个人为了他付出自己的一切,为了他赌上人生?
  
   大概只有勇利一个。
  
  “请一直注视着我…”勇利俯身在维克托耳边低语,“索求我,占有我,爱我…”
  
   “WOW~欲求不满的小猪猪?”突然间天旋地转,勇利被维克托压在了身下。“让我来满足你吧~♡”

【 那天我看见一只没有主人的猫心里很同情于是给它吃了一串川味烤鱼,然后...】1

        唐门醒来的时侯人已经不在家里好好躺着了,他的对面有一个抱着猫的明教弟子,表情还很严重,恶狠狠的盯着他,好像要把他吃掉一样
      “这位英雄好汉...噫!!”
      唐门的话头头都还没有说完,那明教就刷的凑过来,异色的眼睛离唐门的脸很近很近,唐门冷不丁的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默默念叨着碰见了蛇精病,脸上却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然而,他的手最先出卖了他,在哒哒哒哒的抖个不停。明教低头看去,一下就笑出了声,看着唐门假装镇定的样子,甩下一句“坐着别动”的话就隐身消失了,唐门目瞪口呆,也不知道那明教要干啥,心里觉得怕是明教隐身等着自己动然后就要把自己给喀嚓一下送到阎王爷那报道去了。于是唐门他很乖很乖的,坐了两个时辰。
       “干什么啷个子咯!”唐门掀桌,“外面天都黑了,还没出来,耍我呢!”
       唐门生气了,抄起家伙就打算走,门都没有跨出去,身体就被什么东西给锁住了动都不能动,千机匣也不翼而飞,只觉得有人捏住他的双手用布匹给捆住了。
     “WTF??????”
      唐门挣不来那块破布,看不见人也用不起武功,只觉得有双手在摸他的身体,唐门抬腿就跑,结果被东西给抵了一下重心不稳要看就要摔倒, 唐门闭着眼准备迎接打脸般的疼痛,但在离地面只有几寸的看不见的人给接住,耳朵被舔了一口。
      然后他便更加不知道那人的目的了,那双手成功突破双腿间的缝隙,沿着贴身的衣服缓缓往上摸去,唐门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那种热度。一下子夹紧了腿不让那人继续前进,其实唐门本不是什么情场老手,又没碰着这情形,一下就慌了神,手被绑着不说,那明教的爪子还在他双腿里紧紧卡着。唐门想让他抽出去,又怕明教得寸进尺,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在明教怀里不停的挣扎。
     “喂喂喂喂我只不过是给你家猫吃了一点点辣子而已一点点而已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呜呜啊啊啊放开我你这是违法的你不怕天策拆了你的房子吗!”
      “不怕”
       带着繁重卷舌的西域口音在唐门耳边炸开,灼人的呼吸也洒在他敏感的耳后,明教总算是显了身形只不过鼻子贴着唐门的鼻子,唐门一下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呼吸都停了一瞬,更是一时松了力气让明教的手更加往那私密之处伸去,唐门反应过来后大骂混蛋。那混人也不在意,笑呵呵的把没有一点威胁的唐门扛起来径直向外走去。
      沙漠里的绿洲通常都很美,生灵聚集,植物高高大大正好能超过坐下的成年男子的脑袋,天上是明亮圆月,偶尔有飞鸟掠过留下被划出一条线的天空,有一种孤独又辽阔悲壮。唐门从小长在蜀地,好地好山好水,第一次见到大漠景色,眼底的兴奋是遮不了的,可是人却是被明教的手压得死紧,只能以一种特别委屈的样子左顾右盼。
     “喂!瓜娃你到底要把我扛到哪里去!”
      唐门肚子被梗得难受,不敢蹬腿怕自己掉下去,于是扯着嗓子脆生生的喊。明教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把他换了个姿势,一只手臂勾着他的膝弯,另一只抵着他的背部以防他掉下去,就像是抱小孩子一样搂着唐门,尽管这样的视角能看清很多的东西,可唐门还是一百个不愿意,红了一张老脸。

明唐【都是洞

    炮炮和大多唐门弟子一样,杀手作为职业,所有东西都交待在自己手上,走的是把脑袋别在腰间的路。
   
    炮炮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带着面具,那上面刻着的花纹让他化身妖邪,仿佛厉鬼索命,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抛弃所谓的善与恶,杀人见血心安理得。
   
    炮炮脖子上还有一物,红绳系颈,扣着一把小小的银锁,岁岁平安,锁百命,那精致的银锁被包裹在深蓝皮衣里面,从来没有离身过。
  
    炮炮小时候没爹没娘,这把锁是个西域人送的,可是后来两人再也没有相遇。
 
    炮炮觉得他一定还在身边,与黑暗融为一体,看着他一举一动,或者在人来人往的主城与他擦肩而过,只是自己没有认出来。
 
    炮炮喜欢在傍晚时站在小路口吹着晚风看夕阳,让风吹过自己扬起发丝卷起草屑,张开双臂后又紧紧抱住,就像是抱住了来自风中的他一样。
 
  【吾将化之为风】西域男子侧头在他耳边低语:如果见不到我了,就拥抱空气吧。
   
   我好想你。

存!
※和朋友一起写的,哪天想起来继续
※这个cp也腻奇怪了
※反正师傅不玩乐乎不怕被打

苍丐

     “饿了吧,来”燕穆把还热的馒头递给没睡醒的叫花子,早上出门时他在乖乖的睡着,现在回来了居然还在躺着,只是把自己卷成了一团,活像只毛毛虫。     “毛毛虫”爬起来,眼睛盯着馒头,头不时点点像是鸡琢米。迷糊样把燕穆逗乐了,他看着叫花子露在被子外的脸,意外的感觉很满足。他不怕他,即使以前犯了那么大的错,他还是依赖自己,相信自己。    “你说你啊,江南那么舒服的地方你不呆着,非得跑到我这来受罪,依我看,你这肯定是坏了。”燕穆用手指点上叫花子的脸。 寒意便顺着铁块爬上他的脸,倒是使叫花子清醒了不少。    “唔…出水芙蓉宴…黄金脆皮鸡……”叫花子看着燕穆,“小燕…我饿了…”     “呵…我这可没有什么出水芙蓉宴,只有馒头。”燕穆脱下手甲,撕下一点馒头,塞到了叫花子的嘴巴里,叫花子牙齿咬了几下就吞了下去。“还要”于是馒头又被送到了嘴边,只是手指也探到了里面,四处滑动,揪住柔软的舌头慢慢戏弄,叫花子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脖颈流下,染湿了被子。看的燕穆呼吸都快了。

脑洞

    西街墙角的小乞丐不见了,听说是让一男人给诱走的。多少姑娘想象着那两人会变成怎样,或者小乞丐能不能承受得住的问题。眼睛里呀,闪出了莫名的光。

    乞丐们八卦着关于他们的一些事,最后只能感叹那小屁孩好生福气,就算是男人,可好歹也不用过着饿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而那个依旧长满杂草的墙角,在人们不知不觉间又多出了一个邋遢的人。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瘫倒在那里。

    那可是冬天了啊,风不再温柔了,带着寒意扑向身体。那人也不动,依旧只穿着几件破旧的衣服,头发凌乱脏杂,比乞丐还像乞丐,却从来没有唤过。倒在杂草里,很容易让人忽视。天寒,乞丐们计划着去哪才能温暖而且赚钱,最后一齐搬到主城里去了。一个老乞丐临走时拍拍他,见毫无反应,又掀起他杂乱的头发,以为睡着了。却看见他眼睛半睁但毫无神采双唇紧闭像在忍耐什么。老乞丐粗糙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使劲摇了摇,依旧没有反应,如同没有生气的木偶。只好作罢。于是那条小道,只剩下他和一老乞丐留下的半壶烈酒。

    直到最后落下的雪盖了他厚厚一层,风刮了他整整一天,才微微动了动,抬起头望着天,眨了眨双眼。

    像是刚刚苏醒的犬。

   

    

   

   


【苍丐】每天中午都会来的酒

    小乞丐喜欢那个高大的军爷,从他发现每天的酒都是军爷送的开始。

    他不明白为什么军爷会施舍他,明明这条路上,哭得欢,嚎的凶的都不是他,他应该是最不会乞讨的那个…只是寻了个破碗,把头发松掉,把破旧的衣服找回来,随意在地上滚几下,再找个角落,一句话也不说,眼睛看着过往的人发呆,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倒头睡去。每次在睡醒之后,面前都会有一坛酒。有时候是凉的,有时候是特意温过的。小乞丐盘着腿靠在墙角想呀想,也想不出是谁。

     有酒喝总是好的,久而久之,小乞丐就习惯了。从每天等着铜板被扔进碗里的声音,变成了每天等着那阵阵酒香来。他询问了附近的人,问有谁会给自己每天送一坛酒,乞丐们中午也都呼呼大睡,哪有谁会在意呢,所以也问不出个结果来…

    小乞丐总觉得,总是白喝人家的酒也不太好,而且会不会是他给别人的,让别人来取却被自己喝了?小乞丐越想越担心,总觉得要作出什么补偿来。于是他早上不再前往墙角,而是带了自己最好的一个布袋子,穿好草鞋上山了。

    山上清晨的阳光很暖,空气很清新,小乞丐看着一林子的果树,把目标放在了那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果子上。树很高,可小乞丐怎么说也是学过武的,脚尖轻轻一点,在树干上来回几次,他便登了顶。

    最上面的果子阳光最充足,也更加饱满,沾着露水,甚是诱人。小乞丐嘴馋,可又想着是给别人的补偿,咽了咽口水,轻轻叹了口气…

    “唉…”

    果子装满了一袋子,还有点重,小乞丐看着自己离路面的距离,犯了难。他手紧紧的抓着树枝,脚拼命的去够下面的枝干,奈何腿短,一丢丢的距离就是空在那里。小乞丐只能把自己当做秋千晃阿晃,却没注意木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于是在小乞丐用力将自己甩出去的时候,树枝啪的一声,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划破天际,惊走一片飞鸟。

    小乞丐知道这时候只能挨一下,也不懂得该怎么做,只是把袋子牢牢的护在怀里。不让它飞出去。

    可是想象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自己被什么东西接住了,很硬也很冰冷。小乞丐慢慢的睁开眼,却见自己被一个男人抱着,脸一红,眼睛又闭上了。

    男人看着小乞丐的反应,从喉头发出一阵低笑。安抚般的摸了摸怀中的小东西。

    “下次别在做这么危险的事了,要不是这酒味浓厚,怕是你得痛上几天。”男人把小乞丐换了个姿势搂着,怕自己身上的重甲磕到他,又把小乞丐一直紧捏着的袋子结果,打开一看,便也懂了为何他要来做这事。

     “给我的?”怀中的人不安的挣扎了下,却被他以收紧双臂为回报。

     小乞丐不得不看着男人的脸,只觉得这男人真好看,自己这么脏,等下他衣服脏了不会怪自己吧,这样想着,又觉得男人可怕了点,于是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清楚一句话。

    “阿…那个…就是那个酒…那就是……你的…”

    男人被小乞丐的反应给逗笑,把他乱糟糟的头发理了理,看着在厚重刘海被掀起后露出的眼睛,把脸上的污泥摸去,那一张脸,虽谈不上什么美丽,但也看起来十分清秀。

    “你喜欢那酒吗?”男人突然开口

    “喜欢,那个,很好…喝。”

    “还想喝么?”

    “……想”小乞丐生怕他找自己要钱,自己身上穷得叮当响,又被人拴在手臂,跑也跑不掉。

    “那就和我回去,有吃有穿,还有酒喝,不要你的任何钱,只是你要听话。要乖乖的。”

    小乞丐觉得男人在说笑话,哪有把乞丐带回去供着的,可他又实在向往有吃有喝的日子,看男人认真的神情又不像是骗人,揪着自己衣服绞了又绞,才低低冒出一声,“好。”

    说话的瞬间,他感觉男人颤抖了一下,似乎很兴奋的样子,然后又有温柔触感落在自己额头。还来不及反应,男人就招出马,带着自己往都城方向跑去。

大尾巴狼把小乞丐拐回家了

他们的美好生活要开始了qwq

   

小学生文笔_(:з」∠)_慎入

无视嗷字啦…

   

    超大的脑洞www

    陆无伤第一次碰见小五的时候,是去找千洲说事。那个高瘦的人眼上蒙着黑布,慌张的跑来,其实他原本能跑出门外,只是自己鬼使神差的悄悄挪了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那时看他身上背绳子绑得死紧,都勒出了红痕,再加上慌张神态,还以为是犯事被惩罚的下人,顺手打晕将人带回,还赚得一句谢。他摆摆手不当一回事。结果回到临时住处回想时,才注意到一点点细节。那人面色潮嗷红,口中喘着粗气,皮肤也是热得不行,从那宽松的裤子可以看见,粗糙的绳子没入股嗷沟,那绳结的打法,似乎也是想小倌接客时常用的手段…只怕那本因在下嗷身突出形状的绳结,被塞入了体内。

     “有趣…”陆无伤的眼神变得令人难以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