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a

慢慢挖坑

摸鱼(1)

不走心的小片段,ooc有

   “勇利?”维克托没有听见青年软糯的回答,转了个身面相陷入沉睡的人。向后撩起的刘海早已散落,在暗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稚气。耳尖红红的,半张脸陷入枕头,一点都不像是二十四五的成年男性。

    维克托又挪近了点,一只手揽过睡得迷茫的勇利,两个人靠在一起,呼出的气息洒在对方的脸上,黑与银白的发稍交杂相错,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和谐。
    
    关掉房间唯一的光源,夜的静谧笼罩了一切
    
    好痒,有什么东西在挠自己。

    勇利晃晃头,使劲睁开眼睛,银白的头发末梢在鼻子上作乱,维克托的脸近在咫尺。太近了,连长长的睫毛都能被数出来。他是上帝的宠儿,几乎所有人都会为他的容颜感到或多或少的惊艳,陷入那双海水般澄澈透蓝的眼睛。滑冰界里没有人不喜欢他,不向往他,他的每一场演出都能使世界疯狂。

    他是世界的维克托,但他现在属于我。

    这样的认知让勇利忍不住扬起嘴角。我可以看见他们看不见的维克托的另一面,可以和他共同生活,可以和他牵手,拥抱,接吻甚至做爱。

   “维克托…”勇利双手抚上维克托的脸,缓慢的凑过去,额头,鼻尖,都紧贴在一起,“…最喜欢维克托了。”舌尖舔上他柔软的唇,描绘出对方完美的唇线,唾液给它蒙上一层水光。

   “唔…” 轻而易举的撬开维克托的牙齿,勇利轻舔着他的上颚,在他的口腔里四处点火。两人舌头纠缠,唾液融合在一起。“维恰…”勇利抬起头换气,嘴角溢出的唾液顺着下巴留下。

  “明明是维恰被我吻,可是为什么还是我更加狼狈?”勇利小小的懊恼着。每一次与维克托的接吻都能使自己意乱情迷,对方轻微的触碰都能引起颤栗,天知道他是多想骂维克托一句流氓,却又怕被变本加厉的“惩罚”。不管哪一次,首先败阵的永远都是勇利,哪怕是维克托做错了,只要撒撒娇,勇利也会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
   
   世界上无数人爱维克托,却又有几个人为了他付出自己的一切,为了他赌上人生?
  
   大概只有勇利一个。
  
  “请一直注视着我…”勇利俯身在维克托耳边低语,“索求我,占有我,爱我…”
  
   “WOW~欲求不满的小猪猪?”突然间天旋地转,勇利被维克托压在了身下。“让我来满足你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