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挖坑

【 那天我看见一只没有主人的猫心里很同情于是给它吃了一串川味烤鱼,然后...】1

        唐门醒来的时侯人已经不在家里好好躺着了,他的对面有一个抱着猫的明教弟子,表情还很严重,恶狠狠的盯着他,好像要把他吃掉一样
      “这位英雄好汉...噫!!”
      唐门的话头头都还没有说完,那明教就刷的凑过来,异色的眼睛离唐门的脸很近很近,唐门冷不丁的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默默念叨着碰见了蛇精病,脸上却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然而,他的手最先出卖了他,在哒哒哒哒的抖个不停。明教低头看去,一下就笑出了声,看着唐门假装镇定的样子,甩下一句“坐着别动”的话就隐身消失了,唐门目瞪口呆,也不知道那明教要干啥,心里觉得怕是明教隐身等着自己动然后就要把自己给喀嚓一下送到阎王爷那报道去了。于是唐门他很乖很乖的,坐了两个时辰。
       “干什么啷个子咯!”唐门掀桌,“外面天都黑了,还没出来,耍我呢!”
       唐门生气了,抄起家伙就打算走,门都没有跨出去,身体就被什么东西给锁住了动都不能动,千机匣也不翼而飞,只觉得有人捏住他的双手用布匹给捆住了。
     “WTF??????”
      唐门挣不来那块破布,看不见人也用不起武功,只觉得有双手在摸他的身体,唐门抬腿就跑,结果被东西给抵了一下重心不稳要看就要摔倒, 唐门闭着眼准备迎接打脸般的疼痛,但在离地面只有几寸的看不见的人给接住,耳朵被舔了一口。
      然后他便更加不知道那人的目的了,那双手成功突破双腿间的缝隙,沿着贴身的衣服缓缓往上摸去,唐门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那种热度。一下子夹紧了腿不让那人继续前进,其实唐门本不是什么情场老手,又没碰着这情形,一下就慌了神,手被绑着不说,那明教的爪子还在他双腿里紧紧卡着。唐门想让他抽出去,又怕明教得寸进尺,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在明教怀里不停的挣扎。
     “喂喂喂喂我只不过是给你家猫吃了一点点辣子而已一点点而已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呜呜啊啊啊放开我你这是违法的你不怕天策拆了你的房子吗!”
      “不怕”
       带着繁重卷舌的西域口音在唐门耳边炸开,灼人的呼吸也洒在他敏感的耳后,明教总算是显了身形只不过鼻子贴着唐门的鼻子,唐门一下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呼吸都停了一瞬,更是一时松了力气让明教的手更加往那私密之处伸去,唐门反应过来后大骂混蛋。那混人也不在意,笑呵呵的把没有一点威胁的唐门扛起来径直向外走去。
      沙漠里的绿洲通常都很美,生灵聚集,植物高高大大正好能超过坐下的成年男子的脑袋,天上是明亮圆月,偶尔有飞鸟掠过留下被划出一条线的天空,有一种孤独又辽阔悲壮。唐门从小长在蜀地,好地好山好水,第一次见到大漠景色,眼底的兴奋是遮不了的,可是人却是被明教的手压得死紧,只能以一种特别委屈的样子左顾右盼。
     “喂!瓜娃你到底要把我扛到哪里去!”
      唐门肚子被梗得难受,不敢蹬腿怕自己掉下去,于是扯着嗓子脆生生的喊。明教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把他换了个姿势,一只手臂勾着他的膝弯,另一只抵着他的背部以防他掉下去,就像是抱小孩子一样搂着唐门,尽管这样的视角能看清很多的东西,可唐门还是一百个不愿意,红了一张老脸。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