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a

慢慢挖坑

明唐【都是洞

    炮炮和大多唐门弟子一样,杀手作为职业,所有东西都交待在自己手上,走的是把脑袋别在腰间的路。
   
    炮炮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带着面具,那上面刻着的花纹让他化身妖邪,仿佛厉鬼索命,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抛弃所谓的善与恶,杀人见血心安理得。
   
    炮炮脖子上还有一物,红绳系颈,扣着一把小小的银锁,岁岁平安,锁百命,那精致的银锁被包裹在深蓝皮衣里面,从来没有离身过。
  
    炮炮小时候没爹没娘,这把锁是个西域人送的,可是后来两人再也没有相遇。
 
    炮炮觉得他一定还在身边,与黑暗融为一体,看着他一举一动,或者在人来人往的主城与他擦肩而过,只是自己没有认出来。
 
    炮炮喜欢在傍晚时站在小路口吹着晚风看夕阳,让风吹过自己扬起发丝卷起草屑,张开双臂后又紧紧抱住,就像是抱住了来自风中的他一样。
 
  【吾将化之为风】西域男子侧头在他耳边低语:如果见不到我了,就拥抱空气吧。
   
   我好想你。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