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挖坑

苍丐

     “饿了吧,来”燕穆把还热的馒头递给没睡醒的叫花子,早上出门时他在乖乖的睡着,现在回来了居然还在躺着,只是把自己卷成了一团,活像只毛毛虫。     “毛毛虫”爬起来,眼睛盯着馒头,头不时点点像是鸡琢米。迷糊样把燕穆逗乐了,他看着叫花子露在被子外的脸,意外的感觉很满足。他不怕他,即使以前犯了那么大的错,他还是依赖自己,相信自己。    “你说你啊,江南那么舒服的地方你不呆着,非得跑到我这来受罪,依我看,你这肯定是坏了。”燕穆用手指点上叫花子的脸。 寒意便顺着铁块爬上他的脸,倒是使叫花子清醒了不少。    “唔…出水芙蓉宴…黄金脆皮鸡……”叫花子看着燕穆,“小燕…我饿了…”     “呵…我这可没有什么出水芙蓉宴,只有馒头。”燕穆脱下手甲,撕下一点馒头,塞到了叫花子的嘴巴里,叫花子牙齿咬了几下就吞了下去。“还要”于是馒头又被送到了嘴边,只是手指也探到了里面,四处滑动,揪住柔软的舌头慢慢戏弄,叫花子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脖颈流下,染湿了被子。看的燕穆呼吸都快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