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挖坑

【苍丐】每天中午都会来的酒

    小乞丐喜欢那个高大的军爷,从他发现每天的酒都是军爷送的开始。

    他不明白为什么军爷会施舍他,明明这条路上,哭得欢,嚎的凶的都不是他,他应该是最不会乞讨的那个…只是寻了个破碗,把头发松掉,把破旧的衣服找回来,随意在地上滚几下,再找个角落,一句话也不说,眼睛看着过往的人发呆,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倒头睡去。每次在睡醒之后,面前都会有一坛酒。有时候是凉的,有时候是特意温过的。小乞丐盘着腿靠在墙角想呀想,也想不出是谁。

     有酒喝总是好的,久而久之,小乞丐就习惯了。从每天等着铜板被扔进碗里的声音,变成了每天等着那阵阵酒香来。他询问了附近的人,问有谁会给自己每天送一坛酒,乞丐们中午也都呼呼大睡,哪有谁会在意呢,所以也问不出个结果来…

    小乞丐总觉得,总是白喝人家的酒也不太好,而且会不会是他给别人的,让别人来取却被自己喝了?小乞丐越想越担心,总觉得要作出什么补偿来。于是他早上不再前往墙角,而是带了自己最好的一个布袋子,穿好草鞋上山了。

    山上清晨的阳光很暖,空气很清新,小乞丐看着一林子的果树,把目标放在了那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果子上。树很高,可小乞丐怎么说也是学过武的,脚尖轻轻一点,在树干上来回几次,他便登了顶。

    最上面的果子阳光最充足,也更加饱满,沾着露水,甚是诱人。小乞丐嘴馋,可又想着是给别人的补偿,咽了咽口水,轻轻叹了口气…

    “唉…”

    果子装满了一袋子,还有点重,小乞丐看着自己离路面的距离,犯了难。他手紧紧的抓着树枝,脚拼命的去够下面的枝干,奈何腿短,一丢丢的距离就是空在那里。小乞丐只能把自己当做秋千晃阿晃,却没注意木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于是在小乞丐用力将自己甩出去的时候,树枝啪的一声,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划破天际,惊走一片飞鸟。

    小乞丐知道这时候只能挨一下,也不懂得该怎么做,只是把袋子牢牢的护在怀里。不让它飞出去。

    可是想象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自己被什么东西接住了,很硬也很冰冷。小乞丐慢慢的睁开眼,却见自己被一个男人抱着,脸一红,眼睛又闭上了。

    男人看着小乞丐的反应,从喉头发出一阵低笑。安抚般的摸了摸怀中的小东西。

    “下次别在做这么危险的事了,要不是这酒味浓厚,怕是你得痛上几天。”男人把小乞丐换了个姿势搂着,怕自己身上的重甲磕到他,又把小乞丐一直紧捏着的袋子结果,打开一看,便也懂了为何他要来做这事。

     “给我的?”怀中的人不安的挣扎了下,却被他以收紧双臂为回报。

     小乞丐不得不看着男人的脸,只觉得这男人真好看,自己这么脏,等下他衣服脏了不会怪自己吧,这样想着,又觉得男人可怕了点,于是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清楚一句话。

    “阿…那个…就是那个酒…那就是……你的…”

    男人被小乞丐的反应给逗笑,把他乱糟糟的头发理了理,看着在厚重刘海被掀起后露出的眼睛,把脸上的污泥摸去,那一张脸,虽谈不上什么美丽,但也看起来十分清秀。

    “你喜欢那酒吗?”男人突然开口

    “喜欢,那个,很好…喝。”

    “还想喝么?”

    “……想”小乞丐生怕他找自己要钱,自己身上穷得叮当响,又被人拴在手臂,跑也跑不掉。

    “那就和我回去,有吃有穿,还有酒喝,不要你的任何钱,只是你要听话。要乖乖的。”

    小乞丐觉得男人在说笑话,哪有把乞丐带回去供着的,可他又实在向往有吃有喝的日子,看男人认真的神情又不像是骗人,揪着自己衣服绞了又绞,才低低冒出一声,“好。”

    说话的瞬间,他感觉男人颤抖了一下,似乎很兴奋的样子,然后又有温柔触感落在自己额头。还来不及反应,男人就招出马,带着自己往都城方向跑去。

大尾巴狼把小乞丐拐回家了

他们的美好生活要开始了qwq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