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

薛定谔爬墙

【荒连】小甜饼

不带脑子

一目连还记得,好久以前,荒走在他前面。

来不及换下祭祀服,披散着的、柔顺的长发草草束起,偷偷跟着他溜出来,躲进翠绿的森林。

十五六岁的少年神使,还像个小孩,第一次发现世界的探索,对各种生灵,都很友好。尽管有些行动被服饰限制,但不阻碍少年欢呼雀跃,给他留下一个快活的背影。

少年走得急,走得快,迫切地想要发现更多,更多让他快乐的事物,一目连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是他一回头就能看见的距离。

有条浅流从森林拐出来,沿途长满了鲜花草木,吸引蝴蝶,偶尔有动物踏进去弄出朵朵水花。他们来到岸边,看日光照射下一汪破碎的宝石,有小鱼在其间穿梭,少年不顾衣服被打湿,蹲在边上,将手放进溪水捧一个半圆,猛地抬起来,溅起好多闪亮的水珠,在洁白衣袖上留下星星点点。还来不及欣喜,仔细一看,什么也没有,顿时又泄了气,把水泼回,惹得鱼群一阵骚动。

荒回过头,对一直站在身后的一目连展出空空双手,说:“它们游得太快了,我捉不到。”他表情有点难过,眼睛却在笑着,不太协调,使得一目连忍不住轻笑,拿出张风符折成一只有奇怪花纹的小鱼,在风中游动。

“你捉到了。”一目连笑着放开纸鱼,它游走,温顺地在荒虚捧的手心里转头摆尾。

少年总是有令人想要守护的活力与朝气,他们赤着脚踩在被溪水冲刷得圆润的石头上,沿着歪歪扭扭的溪流走一条歪歪扭扭的水路,见了许多,聊了许多,从祈愿琐事到先前吃了什么,还聊一座山如何形成,天上的星星会不会掉下来,风会不会说话…

等到日落之时,一目连揽着荒,用更快捷的方式回去。神社角落,他帮荒清除游玩的痕迹——衣服湿了,粘了泥土,袖袍不知何时挂出线头,发间还夹着嫩绿的叶子…在各种细节上暴露出他偷跑外出的事实,不免笑叹口气,施法帮他整理。

干干净净的神使与他面对面,嘴唇蠕动开合,犹豫着说出今日最后一个请求。
“连,我可以,摸摸你的角吗?”

他愣住,然后在荒期待的眼神中低下身子,雪白发丝间有一对坚韧不张扬的龙角,感受对方小心翼翼几近虔诚的触碰。沿着纹路,轻轻的抚摸,带着热度的手指碰上稍显冰冷的硬物质,带来奇特的感受。

荒停了动作,却轻轻按住他肩膀不让他起身,一目连也顺从的等待着,然后便感觉荒的呼吸凑近,柔软又温热的触感从特殊的感官传来,是荒亲吻了他的角。

“抱歉,我十分敬仰您,也十分喜欢您”

他留下一句话,红着脸跑开。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