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

薛定谔爬墙

论大龄男青年脱单可能性(4)

荒×一目连

“不行。”一目连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邀请,不少哨兵向他明里暗里的表示“交朋友”的意愿,都被他拐弯抹角的拒绝。任凭对方好说歹说,软硬不吃。像块水底泡久了的石头,看起来没有尖利棱角、柔软水草覆在上面,其实还是很硬。
现在没有强制配对的规矩,没有战争,哨兵的能力足够处理平常琐事。于是都崇尚自由恋爱,别说找哨兵,就是一目连单身一辈子,一身向导所具备的素养全都拿去养猫猫狗狗,都没人耐他何。

所以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啊!一目连心道。

他不多想,继续低头扒白米饭,吃得那叫一个心无旁骛,让对面坐着的风流倜傥·胸有成竹·荒下不了台。

荒长相出众,非本人意愿的吸引饭馆里一大股视线,从踏进门来就知道有几位姑娘偷偷看他,只是早以习惯,不当回事。而现在,荒敢以‘发型再也做不出来’为誓,保证就算那几位姑娘用手挡着假装吃饭无事发生,那几声憋不住的嗤笑绝对是朝着他来的。

头一次主动就这样以失败告终,荒郁闷,只觉得自己怎么也是个优质哨兵——虽然他装逼,抹发胶,嘲讽被动满,但他是个好青年。

好青年荒把涌到嘴边的一堆问题强咽回去,嘴边勾起一个不自然的微笑,非常有礼貌的安静等着一目连第二次添饭,风卷残云,把一桌子菜吃了干净。

他的饭是吃到哪里去了…荒默不作声,脑内惊奇,只觉一目连的个子和身材怎么都配不上这食量。要是人人都得个他这只吃不长肉的本领,那青行灯也不至于天天在他身边闹腾妖刀姬关于身高体重的问题,解决一大祸事。

对方吃饭很是认真,普通小菜吃出了美食品尝的味道,等一目连终于摆下筷子,扯过纸巾抹嘴巴上腻腻的油光,荒脸部肌肉都要笑僵了。一目连起身给两人都倒了杯水,体贴的将水放在荒面前,荒看着水里倒映的相当不自然的脸,冒了句话:“吃饱了吗?”

那边一目连又坐下,吃完了也没把注意力放到荒身上,眼神飘忽不定,看了墙角看天花板,然后又盯着桌面发呆。“嗯,大概吧。”

大概??荒很想吐槽,只是现在情况不对,主题不是食量大小。“你看着我。”荒先把一目连的视线从几乎被他望穿碗筷上扯出来,盯着他碧水柔桃的单眼,又抛出一句话,“无关性别身份,从内在角度来说,也不愿意试一试?”

他是真的觉得一目连好,就算目前在对方心里还没有一顿饭重要,性格习惯一概不了解,只知道他食量很大,对哨兵没有一点身为向导的自觉,染发纹身还缺一只眼,说出去就像个非主流男孩,还是觉得对方好。

一见钟情?荒心里苦笑,就是觉得一目连很适合。

他们出饭馆就该分道扬镳,荒看着吃饱了一脸满足的一目连,心情很是微妙。一目连照样以不愿意回答了他,但他依旧不想放下,甚至有‘不愿意就缠到他愿意’这种崩坏自己人设的想法。眼见一目连要走,荒长腿一跨,挡住了他的去路。

“干什么?”一目连先是一愣,然后又笑了出来,看着荒一米九几的个子,拥有一副老司机的容貌却意外的纯情,把要出口的“让让别挡路”变成“你挺好的,是个好哨兵,找其他向导更适合。”

一目连向旁边走几步,绕过他走了,荒转过身看他——对方明显心情愉悦,步子轻松自在,仿佛走着走着能飞起来,像是解决一桩大麻烦。

被发了好人卡,还不懂一目连为什么要说后面那句话的荒思索无果,最后拿出手机给大天狗去了条短信

—很好,很奇怪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