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

速写总是画不完

论大龄男青年脱单可能性(3)

荒连主场

当然,那狐肉是吃不得,也想不得的。那点小小的怒火在心头烧了十秒,便被无奈打散。

他可是从来,从来都不生气的好人呀…

所以现在只能看着桌上摆了好久的,一直没人动过已经凉了的菜,邀请对面那位锋利的刀刃一同解决。

“唔,一目连。”他拿过一份餐具放在哨兵面前,斟酌着要不要主动给对方添饭,哨兵一点反应都没有,端端正正坐得像个木头,他思考二三,又将碗拿起,往里面添得满满一碗。“如果你认得妖狐的话,多多少少也知道了…”末尾音节拖得长,一目连没有再说那些尴尬事,对方又不是聋子,就这样吧,也不是第一次处理,一顿饭好聚好散,够了。

哨兵接过那碗白米,拿起筷子很不客气的开动,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荒。”大概是太简短,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又在后头补了个说明。“我的名字。”除了名字外没有介绍其他的东西,社交经验为负。他夹起片绿油油的青菜,和一点米饭一起入口,咀嚼两下,没试出什么味道就吞咽。荒注意力本就不在吃食上,对面坐着的那位向导,比食物诱人许多。

一目连一口一口解决掉大半碗的时间,荒视线都没移开过,能看见的看得仔细,看不见的靠脑补。

大天狗原来是这个意思。

眼前这位长得着实讨喜,尽管半边脸被长刘海挡了大半,还缠着绷带,但不妨碍他看上去十分好说话。发色十分少女,眼睛是少见的绿,比祖母绿嫩上一点,像是新生植物,望上一眼自带含情脉脉的效果,文艺点的大约会想到春风拂水桃花飘落等美好景色。皮肤白透点粉,大约是不怎么见阳光的,衬得脖颈处血红的纹身有些妖邪了。

入秋时节,一目连穿了十分常见的两件套,里头一件规规矩矩的衬衫,外面是宽松的杏色毛衣,看不见身材,却能猜到是清瘦的。头发用绷带松松绑着,搭在肩上免不了松散一些下来,于是他又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挡住,一碗饭吃得比较辛苦。

他的眼睛怎么了?精神向导是什么?见了龙,会不会可爱的害怕起来?荒思维发散,在越走越远的道路上被主人抓回,没关系,现在不知道,以后总会看见。

或许是荒太过专注太过明显,饶是一目连拼命想无视,也屏蔽不掉灼灼的视线。虽然对方有着希腊神话中阿波罗英俊威严的样貌,穿着以低调著称的某装逼休闲品牌,看上去妥妥的精英人士,但不代表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盯着别人看啊,他们才刚刚交换名字而已。

过分。

一目连吃不下了,谁被这样看着都吃不下,他抬起头,再次感慨上帝造物的不公,有的人就是能把耍流氓搞得风流倜傥。盯着压力瞪回去,眼睛一对上,便被对方流光溢彩的眼睛给吸引,竟是看痴了。

他嘴里还含着点东西,都忘了嚼,就那样含着,看起来气呼呼的。眼角又微挑,眼尾处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后头画的有那么一点红,漂亮晶莹的单眼失礼的迷失在别人眼中,在荒的视角里硬是能把这模样扭成撒娇的样子。见对方略傻气的表情,忍不住,手指在他面前晃一晃。

“回神了。”一目连一个激灵回到现实,整个人都还处在呆滞的状态,荒的手指从他眼前撤离了,于是他的视线也随着看向对方,只见得眼前那个帅气的哨兵嘴唇一开一合,说出句不应该说出的话来,“在一起试试怎么样?”


拜我不写大纲的坏习惯所致,越写越难,一篇都才千多字真的很抱歉。
非常谢谢每一个点红心或推荐的小可爱,最开始也只是突发脑洞又开了坑…文笔不好…也没什么逻辑都是乱七八糟的,所以真的真的你们都是天使。
用爱填坑。
…说了这么多废话对不起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