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

薛定谔爬墙

论大龄男青年脱单可能性(1)

      哨向设定,不严肃,不较真
      主荒连,有狗崽

     一目连终于荣登向导大龄单身汉榜首。
    
     几天前他还排第二的,可是昨天传来榜首脱单的消息,据说是在路上撞到一个哨兵,好巧不巧两人就看上眼了。
  
    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奇妙。
   
    小他好几岁的好友妖狐特意跑来笑他  “恭喜恭喜,我连哥总是第一。”
 
   等着吧,迟早要弄秃他头发。
  
   是的,一目连,一个顶尖的向导,各种正经的不正经的榜单,例如什么综合能力榜、体术榜、人妻榜、如果是普通人想嫁榜、最想看他哭榜,榜首常见他的名字。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好向导,从他觉醒以来保持了不可思议的九年单身生活。
 
   为啥?能力外貌都是一串s的评价,可惜就是有个大毛病。
   
   他无法对任何一位哨兵链接。

   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妖狐笑过他以后又深深为他担忧起来,抱着一种“我的朋友怎么可以是单身汉”的奇怪觉悟,再某一次聚会喝高后对着一众人大声喊出自己的奋斗理想:“等着吧,我出塔那天绝对让一目连脱单!”
   
   听见的都笑了:“你做梦呢,梦里什么都有。”
  
   妖狐距出塔只有七个月,他和哨兵在他觉醒后三天就确立了精神结合,所以在进塔之前就脱离了单身狗队伍,如此欧皇自然不懂缘分的难遇。更别说一目连留在塔里这么久,也没人见他对哪个哨兵或者是向导普通人有感觉,所以只能单纯归咎于妖狐的理想而已。
   
   被遗忘在暗处还清醒的一目连:……
   
   本以为这件事会和酒精一样睡一觉就就没了, 令人诧异的是,妖狐还真就和他的单身杠上了,整得跟老妈子对着女儿唠叨怎么还没男朋友一样,一天到晚三句话离不开帮一目连找对象,见着好的哨兵恨不得打晕绑到一目连床上。狂热程度几次让一目连汗颜,一度有想自杀的冲动。
  
    可不管好的坏的痞的木的一目连都没表现出任何上心的样子,表情语气不带变。等妖狐胡天胡地闹出事来几句礼貌疏离的妖狐给你带来麻烦了不好意思抱歉对不起循环播放再赔个笑脸,倒也没谁觉得他们在捣乱,反而普遍加深了对一目连的好印象。
 
   很强势嘛,妖狐。
 
   这样的闹剧持续了将近两个月,妖狐交际圈子有多大,这件事就传了多远。直到某天吃饭时不知是谁一拍桌子,瓷盘与木桌的碰撞声引出妖狐一句恨铁不成钢的“你都多大年纪了你心里没点数吗!”,紧接着一目连不温不怒的“看起来还年轻就行。”便没了下文。随后妖狐风风火火连嘴边的汤汁都没擦就跑了出来,一路跑到电话亭前给自家哨兵大天狗打了个电话,呼呼喘气带了委屈让人听起来很微妙的哭诉道:
  
    “我想给一目连找个男朋友,我错了吗blablabla…” 
 
    “我想让朋友脱单,我错了吗blablabla…”
  
    “虽然我是夸张了些,但我错了吗blablabla…”
   
    末了还有一句 “你那边有没有单身汉哨兵,要好的。”

    一直安静如鸡最多也就嗯啊哦的大天狗终于回了句话
  
   “有啊。”

评论(1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