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

薛定谔爬墙

十万分之一

   一个现代paro,反正没有文笔且玛丽苏…我就自娱自乐记录一下
  设定大概是歌手荒×咖啡店打工的连

   “啪”光彩夺目的舞台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借着月光,台下人还能勉强看见舞台的轮廓。
    数千人屏息以待,随着《星辰》的前奏悠悠响起,一盏又一盏小小的星光灯系着小气球从夜空中飘落下来,在黑暗的人群中构成一片星海。
    一目连正好接住了一盏,散发着微弱蓝光的灯上还别了一张卡片,上面是打印的随机歌词。

[星辰轨迹不可移,千万光年,我爱你始终如一。]

   即使是白底黑字的卡片,在灯光作用下也显得如梦似幻,一目连摸到卡片背面并不光滑,翻过来后看见的是飘逸刚劲的钢笔字,看似才写不久。

[据说看见这段话的人都是幸运的,因为它的几率是十万分之一。]
 
  落款有颗烫金的流星,还有荒的签名。

  就在十分钟前,他还想婉拒辉夜姬的邀请,因为他着实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然而现在,他却暗自庆幸坐在了这里。


    伴奏最后一个音节消散在空气中,台上也准备完毕。一束光打在舞台上,正好照亮了荒。台下爆发出一阵尖叫,然后是接连不断的相机拍照声。
    荒里面一件干净朴素的浅灰针织毛衣,搭配黑紧身牛仔裤和帆布鞋,外穿深蓝色宽松外套,一身清爽少年打扮。外套上有银白色暗纹,在闪光灯的作用下一闪一闪。头发没有刻意造型,散乱慵懒中露出月亮形状的耳环,在一片灿烂星海中,他是最夺目的那个。
    “嘘——”荒随意的坐在准备好的凳子上,比了个嘘声的手势,台下很快安静,只有细微的交谈声。
   “这首歌,送给一位幸运儿,虽然不我知道你是谁,但是现在,我在这里,你也在这里,几率是十万分之一。”

   设备都是顶级的,荒的声音随着轻柔琴声围绕每个人耳边,他唱歌像爱人彼此间情话,满溢的爱意溢于字里行间。
   好烫,一目连忍不住闭上眼睛,明明知道只是一种营销手段,但荒的话就是有让他信服的魔力。手上的灯在发热,卡片上的字在发热,他的耳朵发热,连心中也似有暖流拂过。

   “浩瀚星宇,弘光划破天际。”
   “指尖游鱼,如何不负你意。”

    歌至中途,荒的情感也随之变化,他声音降低,充满磁性又带悲伤,好像此刻他正是那个因爱生困的恋人,正为表达爱情而苦恼。

  “七月流星雨,每颗星星都是你。”
 
   一目连睁开双眼,看向台上演唱的人,炙手可热的当红歌手,才华容貌并存,被捧称为“神子”的少年。他闭着眼睛深情歌唱,难过的神情能让人为他心痛。
  可惜了
  荒适合做受人追捧的偶像明星,却不适合做一名普通的爱人。
  因为他无可挑剔,太过完美。

  演唱会结束,激动的粉丝为荒喊哑了嗓子,但他们仍争抢着与荒合影说话。不能亮了的蓝光灯被统一回收,一目连捏着小小的卡片,走到人流稀少的出口处,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
   梦见了大海与星辰。
   想起刚才自己的反应,一目连轻笑,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女孩一样多情多感。他瞥见不远处有个垃圾桶,一边走去一边把玩着卡片。
   要不要丢掉?反正也没有什么用。
   他的手已经做好丢弃的动作,手指却夹着卡片迟迟没有松开。最后还是将卡片收到了口袋里。
   还是留着吧,做个纪念也好。
   毕竟是十万分之一的幸运。


   一目连其实不是那么空闲的,演唱会那天便是他一个月难得的假期。他在好友的咖啡店里帮忙,做服务员偶尔还客串下店长,每天都很充实。
   那张卡片最后被他当做书签,夹在他平日翻看的小说里,没有订单的时候,一目连会靠在沙发上,就着阳光
和加糖可可翻看书籍,或者小睡一会。
  “明星和咖啡馆一点都不搭呢。”一目连看着卡片小声喃喃,“他们最适合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
 
就像那天的荒一般,所有星星都成了他的陪衬。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