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

薛定谔爬墙

【原创】颜狗的幸福生活

神经病苏攻×颜狗自嗨受
3p倾向慎入,小段子集,欢脱向(?)
  
     一

    杜虞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颜狗。
    别人想要得不得了的大帅哥,他一下得了两个。
    而且这两个大帅哥特别有钱,武功也厉害,随便往哪儿一站都是全场mvp,夸张到一提起他们,总有人陶醉着大喊:“死在剑下也愿意!”
    然而被这两位用剑杀死的,连血都无法溅上他们的衣角。只有杜虞,他的血弄脏了他们好几件衣服。
    他们不在意,毕竟他们天天都把杜虞弄得惨兮兮的。
    也喂得饱饱的。
  
     二

    杜虞可能是世界上最纠结的颜狗。
    他每天都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考验下苟活。
    你能想象两个帅到掉渣渣的全戳你萌点的小哥哥一边露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笑一边对你做着惨无人道的事吗?
    他都要拧成个结了。
    两个小哥哥用绳子丝绸玉石各种各样的东西招呼他,让他身体每天都红彤彤血丝丝的流,还有各种糟糕的物体液体。一边用手指撕开结疤的伤口刺进去一边把人抱在怀里温柔低哄,一边将他鞭打一边作出心疼到不行的样子。
    光看对方表情会让杜虞觉得自己是他们最珍重的宝物也不为过,但是身体传来的疼痛又让杜虞觉得自己可能是对面的仇人。
    好痛,但是快要流鼻血了怎么办?

    三
 
    小哥哥一个叫楚云淮,一个叫沈行舟,是江湖上人人皆知的人物。原因是他们实在是长相过人,而且武功也过人。有次他两联手摧毁了一某组织的宫殿,带回了一堆被拐被骗进去的小可怜,杜虞是其中一个。
    不过他不一样,他自己进去的。
    小可怜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两人美名远扬。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只有杜虞一个人愁眉苦脸。
    楚云淮挺好奇,就问他:“他们会给你什么好处吗?”杜虞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他,摊摊手:“我刚找到组织想混口饭,然后组织就没了。”杜虞蹲在地上,发呆还能不能回那个家。
    他回去只能是负担,不如去流浪,诗与远方。
    他的流浪梦没有实现,两个小哥哥对视一眼,果断利落砍晕晕提走他。
    皆大欢喜。

    四
 
    被“收养”的杜虞很快就明白了一些道理,比如看起来好看的不一定心里也很好看。
    虽然看起来好看就够了。
    杜虞当初清醒过来的时候,总有种身处天堂的恍惚,床软被暖,房间又宽又亮还有特别香的味道,更别说两个仙人般的小哥哥坐在床沿谈笑风生,好看得让杜虞下意识想捂鼻子。
    他太喜欢这皮囊了,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可他捂不了。
    杜虞一抬手,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缠在手上,伴随清脆的铃响,楚云淮转身看向他,修长手指捏住他的下巴。
    “醒了。”
    于是另一位也转过身来,视线在他脸上游离。
    杜虞要不行了,他感觉自己要爆炸,想缩头躲进被子里缓缓,然而尽管手指捏得不用力但其实也让杜虞无法摇头,被迫接受两人的视线。
    他就像个伸出头的乌龟被叉在壳外,好尴尬。
   “那个,谢谢两位大侠…我可以走了吗?”杜虞一边维持着皮笑肉不笑一边思考这二位打算把自己怎么样,他瞥见桌上随意摆放的两把反着寒光的剑,突然就坚定了可能要被当成为活靶子的想法。
    然而两人没有给他回答,只是互相交谈。
   “吃饭吧,带他一起。”
   "嗯"
    于是楚云淮把被子掀开,将不着一物,手腕系着铃铛的杜虞提起来。
    突然一冷的杜虞脑子终于清醒,他看着自己的果体和手腕,感觉世界很玄幻。
    原来好看的人多少有一点变态吗??

   五
 
   更玄幻的事情发生了,楚云淮在餐桌上便要了他。
   当时他赤身裸体坐在凳子上,只想着怎么才能遮住不雅的地方,怎么坐怎么不安。他想溜走,但是沈行舟一眼看过来,在桌下迈开的腿就乖乖并拢。两人平静如斯,吃饭谈话完全正常,好像杜虞不存在一样。
   杜虞:我有一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事实是不当讲,楚云淮将碗筷摆得远了点,然后笑眯眯的看向旁边根本没动几口呆若木鸡的杜虞。
   杜虞有点发毛,他有预感可能会发生什么。
  "小兄弟叫什么呢,怎么都不吃点东西?"他像是在问,但又不等人回答,楚云淮直接抱过杜虞至他腿上"没关系,哥哥会喂饱你的。"
   杜虞花了两秒思考这个喂的意思,直接炸了,这哪是仙人啊,明明是仙人板板。他挣不来楚云淮的禁锢,只能拼命向沈行舟求救。
   沈行舟没有鸟他,慢条斯理的吃饭夹菜,整个人不带一点情绪,偶尔看看这边,像在看表演。
   喂大哥,你也真吃得下啊。
   或许是杜虞喊得太烦人,楚云淮直接一口咬在了他嘴唇,咬破皮肉,血腥味在彼此口腔中蔓延,杜虞怂了,他不敢再喊,生怕对方再给自己添几个窟窿。
   于是杜虞用委屈可怜的眼神看着楚云淮,小声的恳求。
   可楚云淮不是怜香惜玉的人,杜虞也不是玉。
   楚云淮连扩张都省了,草草捅进去便大开大合的动起来,可怜了杜虞下身血流不止,在这暴行中还没得到什么快感,唯一安慰他的只有楚云淮的脸很好看。
   不是用来干这事的部位被塞进偌大的物体,从内到外被撕裂的痛感淹没了杜虞的理智,他眼泪满面口水鼻涕都控制不住,嘴里咿咿呀呀连话也说不好,能听见的只有断断续续的求饶。
   沈行舟看着对面,看着杜虞痛到极致时的癫狂听着从他喉咙里挤出的泣音,还能面不改色的吃着东西,直到杜虞彻底失声喊都喊不出来,他才往肉体拍打声与喘息声中插进一句。
   "快死了,悠着点。"

   杜虞:冷漠脸:)

   【TBC】

  

评论(1)

热度(5)